China 上海
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留学攻略 > 岳阳师范学院毕业十年琐忆

岳阳师范学院毕业十年琐忆

  岳阳师范学院毕业十年琐忆
 
  岳阳稀饭  我们的早餐
 
  凡在南湖大道老校区毕业的,习惯将民族学院称老师范。1997年,瘦个,平头,近视,看什么都带着懵懂的我,和那一届来自农村中学的同学们,华丽丽地闯进了城,跨入了岳阳师范,分在254班。
 
  头一件事,就得解决吃。说到吃,就很有师范特色。
 
  一是早餐的稀饭馒头厚实。那时饭量大,每餐两个白面馒头外加一大盆稀饭,管足足一上午,不用第四节课最后十分钟溜出教室提前排队打饭。我们改编的校歌中就有一句:“岳阳稀饭,我们的早餐”。毕业十年的聚会上,大家又唱起了这首歌,时光易逝,唏嘘不已。
 
  二是基本上站着吃,主要是食堂人多凳少,后来者只能站着,后来发展到蹲着吃,在食堂外面找一块空地,一大圈人齐刷刷地埋头呼哧呼哧作响,甚是壮观。
 
  三是价格公道。米饭一毛钱一两,菜样式多,一块二的菜就够吃,还有肉。我和一个打饭的阿姨混熟了,经常加二两米饭,直接免单。但读大专的两年,很少在食堂吃了,都在外面吃。学校门口一溜的小餐馆,一个平江的和下华容的馆子生意特别好,两块钱就可以自己装满满一钵菜。
 
  关于在馆子吃饭,有个经典的段子,两同学为了省钱看录像,点了一份两块的香干,每人吃了六碗饭。临走,老板告饶:求你们莫来哒,亏血本。还有师范门口的一家卤粉店,味道也很好。
 
  毕业头几年,经常去吃碗粉,然后去师范走两圈,尊师亭坐一坐。可惜现在早换了几波老板,再也吃不出以前的味儿了。
 
  2水塔山与下九户
 
  再说住。97年入校的大专班男生,先在水塔山住了两年,又搬到下九户住一年,毕业最后两年,终于住上了新宿舍。
 
  在水塔山502,一个周日的下午,出现了一场改变我人生轨迹的谈话。当时红帆文学社的社长来找老乡聊天,人不在,见我在看书,就聊了起来。整整聊了一下午,社长鼓励我多看书,多写作,印象最深的话是:“有思想的人,一定要选择写作。”
 
  在他的诱惑下,我一步一步走了进去,进了文学社,在方老师的悉心指导和点拨下开始长进。时至今日,我从事的工作,仍然与文字为伍。
 
  在水塔山还有一件趣事,98年冬天,益阳伢子华哥,外面飘着大雪,决意要与天斗洗冷水澡,跑到公共厕所,内心各种纠结挣扎,约莫过了十多分钟,终于一桶冷水从头淋到脚,无奈没有毛主席的气概,洗了一半坚持不住,浑身泡沫跑回来了。
 
  搬到下九户,管理没有那么严了,我们就私接电源,通宵有电,再也不用晚上十点后借走廊的灯看书了。
 
  2000年,住上了新宿舍,男女生同楼,3层以下住女生,上面住男生,这是师范五年里,男生享受到学校里最大的福利。
 
  如果你在那一栋楼里住过,就会经常看到这样的场景:男生跑到女生宿舍,热情洋溢修灯管;女生偶尔到男生宿舍,都会引来一大群狼围观。
 
  那时有三样在宿舍流行,一是听广播,对面岳广电台的104.1兆赫,文涛总是在午夜时分,送上让我拥抱你入梦;二是打升级,瘾上来了,宿舍熄灯后点蜡烛打通宵;三是玩红警,我们班剑哥买了一台电脑,没有网络,就整日玩单机游戏如痴如醉,可怜后面排队的兄弟,眼瞪牛大,干吞口水。
 
  3青春年少我为书狂
 
  该说学了。来师范读书的,当时都是各地方中考的尖子生,底子自然不差。加上有奖学金的诱惑,大家学习的劲头很足,晚自习满教室的人看书。临考前最用功,不管平时学得如何,考前一个月,老老实实呆学校。
 
  班上有个读书最发狠,热天一桶水,冬天一床被,除了吃饭就是看书,说句梦话都是秦汉唐风。
 
  到了2000年下半年,分班上大课,情形则大为不同,上课时,七八十人的梯形教室,最后几排长期是空的,大家都各自忙自己的,有的已经开了小公司,有的忙着谈恋爱,有的在外兼职,有的备战考研。我选的是文科,最喜欢上写作、古代文学之类,对于微积分等,总是一本小说对付,好在课代表总按时做完作业,大家依次抄做,心照不宣。
 
  其中,有一位古代文学史教授对我们影响很大,传道授业解惑样样专业,平时总是微笑着,看淡浮云,执着信念,让人敬仰。毕业纪念册上,恩师留言:祝平安、幸福!当时不觉如何,经历了人和事,十年后再体会,才知晓平安难得,幸福珍贵。
 
  4十年一轮回 故人旧事东奔西突地涌来
 
  2009年,在外辗转数年后,又回了岳阳。办完入职手续,去了趟老师范。
 
  一路走,一路想着师范的人和事,一路想着毕业这些年走过的路:刚毕业在岳阳为人师,不甘现状下海闯荡,因家人催唤,又上岸归屋。十年间,一眨眼,一轮回。
 
  不经意间转到了教学楼,在原来的教室门口停下,里面的高中生安静地听老师上课,就像我们当时一样。就像现在这样,安静地听着《十年》,故人旧事东奔西突地涌来。
 
  那些人,那些事,那些风景,那些我们喜欢过的,我们伤害过的,我们遗憾过的,都和着流水的拍子,在青涩回忆里,在开怀畅饮中,在功成名就时,风轻云淡地散了,东一处,西一处。
 
  师范的五年,我们恣肆地张狂,无谓地洒脱,把我们的青春丢在了这里,把我们的怀念种在了这里,把我们的爱恨抛在了这里。

本文版权属于UCA上海中心(www.uca.sh.cn),转载请注明出处

上一篇:山西师范大学

下一篇:淮阴师范学院介绍

师资团队

一对一咨询